※您所处位置※ 教师论文内容页
       
 
v
市教育学会公告
 
       
   
       
 
v  本月工作安排
 
   
     
 
     
 
课堂“六基”改革,让每一个学生积极成长
 
     
 
作者:宁波市教育学会--张瑶华 江东外国语实验小学   发表日期:2015-10-12
 
     
 

课堂“六基”改革,让每一个学生积极成长


张瑶华   江东外国语实验小学


2001年,我国的又一轮新课改提出了核心理念一切为了每一位学生的发展。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更明确要教好每一个学生。如何让这一理念,在最主要的学习阵地——课堂上得以有效落实?我们针对以教师主动讲授和学生被动反应为主要特征的传统课堂,进行了近十年的探索改革,研究重点指向如何让每一个学生在课堂上获得积极成长。在行动中,我们借签了积极心理学的理论成果,将关于“幸福”的三种成分,即喜悦、投入与意义感,通过“六基”改革全面融进了当下的课堂,帮助学生在体验幸福中积极成长。目前,研究已见成效:在前不久的一次校本问卷中,统计得出“上课”已被学生普遍认为是在校园里最有意义、非常喜欢的一件事。现将关于“六基”改革的实践所得整理成文,以供飨同仁。:


一、“六基”的内涵本质——关注每一个学生


“六基”,是指我们规定的师生在课堂学习中必须达成的六项行动基准,是行动底限。具体指:课始5-X自主学习、课中10+X协作实践、课中100%获得表现、课中20秒异动管理、课终零拖延、课间零距离。这六项行动基准的根本出发点,是引导教师去关注每一个学生在课堂上的积极发展。


同时,我们要求教师根据积极心理学的“幸福”定义,在课堂上时时进行三个追问:这节课,每一个学生都快乐喜悦吗?每一个学生都在参与投入吗?每一个学生都获得了意义感的提升吗?在自我追问中,引领着教师努力将视线透过“班集体”,去发现并尊重每一个生命个体的鲜活存在。


二、“六基”的环境保障——打造三园化课室


 美国心理学专家坎安宁通过实验研究发现,强烈的积极情绪与自然环境紧密相关,与物理环境中等程度的相关。研究也发现公平的社会文化环境能够带来更强的主观幸福感。


受到启发,我们以“学园、家园、乐园”为主题,对课堂场景进行了“三园化”改建,在物理环境中融入了自然、艺术、休闲、希望、尊重、公平等文化元素。我们让讲台靠边,使师生互动成物理零距离,以此积极暗示着心理的零距离;让铃声柔和,以轻音乐替代急促的铃声,积极暗示着上课与下课都无比美妙、值得期待。我们让每人拥有一个小储柜,可自由摆放私密物品,可自由上锁,由物质安全对心理安全形成积极暗示;让每人拥有一片展示区,于墙壁、屋顶、窗台等方寸间呈现着学生的原创作品,在尊重作品中默化着尊重他人的积极品质。我们开辟了生物区域,游鱼、绿株等鲜活的小生命都由学生亲自照料,从呵护生命中体验着生命的可贵;设计了评价区域,通过班级自主创建的幸福树、幸福果、幸福星等项目,引导学生关注自我成长,谨慎避免与他人比较中产生妒忌、怨愤等负面情绪;还有游戏区、阅读区等,让学生在课堂里的业余生活也能培养与满足一定的兴趣。


我们努力将教室经营出“三园”的味道,让学生体验着愉悦、放松、被尊重等美好情感,也悄然唤醒着感恩、欣赏、宽容等富有建设性的美德与力量。


 三、“六基”的组织变革——构建协作式小组


我们将教室从“插秧排座式”变为“小组围座式” ,形成各个协作式小组。这样做的优势不仅在于每一个学生能获得来自同伴的深度关注,更在于通过协作充分培养了社会性智慧。其中后者尤为重要,正如哈佛大学心理学博士戈尔曼指出“人的大脑实质是社交性的。仅仅关心自我是不够的,更要关心与他人间的相互影响。这其中的人际互动对人类的影响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协作式小组由班主任根据“同组异质”或“同组同质”原则进行设定,人数因需而定。每个协作式小组,都拥有一个宽阔的学习平台(用柔和洁净的布套将独立的课桌合并铺设成一个统整的台面,以暗示团队意识)。每个小组设有小组长,也鼓励按学科需求设定其他岗位,如科学学科的材料员、英语学科的语音提示员等,各角色按需轮岗。同时用心建设小组协作的相关制度,分“课堂通用规则”与“各学科个性规则”两方面,取教师与学生两个角度,力求指导性强,细节处彰显关怀。比如,我们要求教师在评价协作小组活动时,尽量避免“你”“某某同学”等个体指向,应对团队状态予以关注。再如,就学生协作中的“发言”行为提供了三点建议:自己发言时,要有中心观点、有支撑材料、有说服策略;听人发言时,要专注倾听、摘记要点、适时评议;交流发言时,要有礼有序、有节有力、鼓励包容等。


课堂协助小组的建设,帮助学生获得了团队归属感——这积极的社会关系是干预幸福健康的重要因素,更充分培养了其社会性智慧。需要强调的是,小组协作是幸福课堂中主要的学习形式,但不是唯一。操作中,我们需要谨慎避免协作小组的形式主义,倡导其与学生独立学习、班集体互动、师生对话等相融共存、有效互朴。


四、“六基”的具体行动——规则与自由相融


“从心所欲不逾矩”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也是课堂学习所应追求的境界。我们设计的课堂行动六项基准,就是要求教师在遵循相应规则的基础上去追求自由,让课堂序而不乱、灵而不散。具体实践如下:


课始5-X自主学习。我们规定:当上课音乐的第一个音符响起时,学生便开始5-X分钟的自主活动,教师持欣赏的态度作旁观,不作任何干预。我们限制了5分钟的最高时间长度,限制了内容的选择——要求努力与学科内容相关联,尤其倡导与最近发展区的知识技能挂钩。但同时鼓励参与成员的自由——可以是单个成员、小组团队或全班同学;鼓励参与形式的创新——可以是动嘴、动笔、全身动、借助媒体、使用道具等。实施结果发现,此项规定益处颇多:它“聚沙成塔”地帮助学生在学科知识技能方面达成了优化积累,如不知不觉背会了长篇美文“木兰辞”等;它帮助学生很快从课间的玩乐情绪中调整过来,最快进入课堂学习状态;它通过自主活动,在第一时间暗示“我就是课堂的主人”,及时强化了学生在课堂上的主体意识。


课中10+X协作实践。小组协作是我校小班化课堂的主要学习方式,为了保证有效实施,我们规定:协作时间方面,在10分钟保障上因需增设——由此形成 “10+X”时间总计,可以是一整块时间段的安排,也可以是几个时间段分设,关键要把握好“动静结合”的课堂节奏。协作任务方面,尽可能安排能调动学生各感官参与的实践体验,充分落实陶行知所说的“六个解放”与“做中学”。协作对象方面,鼓励在单个协作小组的基础上进行组际间更广泛的交流。协作形式方面,强调个体独立思考是前提,同时不排除简单的意见交换,避免为协作而协作。此项要求保证了协作实践的科学落实,并充分增长了其社交智慧。


课中100%获得表现。落实此项要求的难度在于教师需要在有限的课时内,想方设法让每个学生获得表现。一方面,从整个班集体层面思考,我们要求教师在备课时,根据学力水平将学生分为红果果、青果果、小芽芽三个层面,在教案的每一个预设任务旁相应备注“每一项学习任务所指向的学生层面”,采取“开小火车、亮答题卡”等形式,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在适切任务中获得表现。另一方面,从协作小组层面强调,人人参与交流表现是小组协作的基本要求。并要求教师了解小组成员的个体差异性,在课堂上有目标地巡视关注,适时辅导内向、不自信、学力弱的学生。再者,从课堂空间层面策划,开发充足的展示区呈现每一个学生的作品;开辟固定的活动区,让人人能放开身手投入各种实践,获得表现。由此让每一个学生始终在适切的压力驱动中积极参与,课堂涌动着生命成长的蓬勃激情。


课中20秒异动管理。课堂异动事件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况:分心型——学生不注意听讲、自制能力差等;风头型——爱出风头,故意为难教师与同学、或与同学打闹嬉戏等;恶作剧型——伺机发难、故意捣乱等;纠纷型——同学争执、互不相让等。在调查中我们发现教师处理“课堂异动事件”往往是没完没了地抱怨呵斥,不计后果地进行负面情绪的发泄,粗暴无效。因此我们设定“20秒”为时限,要求教师发挥最大的教育智慧,在最短时间里将课堂情绪迅速引导致积极状态。其中重点引导师生掌握积极心理学“安静时间”和“重新评估”两项策略,或在安静片刻后、或在角色转换中调整处于混乱状态的身心,作好情绪自控,从而保证课堂情感系统的健康安全。


课终零拖延。不拖课是每位老师应该做到的,但现实中往往做不到。在问卷座谈中,我们发现所有学生将“拖课”列为最不希望发生的现象。为了有效落实“课终零拖延”,我们要求教师在备课中至少有两处预设为课堂的收尾。并在每次下课前五分钟,以“叮咚”铃声提醒教师预备结课。同时设计较长时间的下课音乐“干扰”教师的拖课言行。还设计了“拖延症温馨处方”,上面写了“课间好时光”等小诗,并配有生动的插图,由班上的“学生校长助理”在课后悄悄递给有延课行为的老师,予以俏皮又不失温馨的提示。随着“拖课”现象从减少到消失,学生在课堂的幸福感也获得了相关提升。


课间零距离。我们认为课间10分钟是一节课重要的延伸或前提保障,因此提倡教师尽量与学生共渡课间:去关注活动安全,去指导学生为下一节课的学习做好充分准备,去询问上节课的收获与困惑。尤其鼓励教师与学生共同游戏、亲密谈心,在零距离交流中让情感亲密无间。同时发现平时难以捕捉到的现象,如学生的兴趣倾向、性格、同伴关系、家庭关系等,为课堂的因材施教作好相关信息的收集铺垫。


五、“六基”的观察评价——分工协作谋发展


在课堂评价中我们主要以“观察”为主,注重教研组成员间的分工协作。比如在观察一节课时,往往会要求多位教师分别从小组协作情况、教师评价语、后30%学生的受关注度等多角度进行观察记录。而其中“小组协作情况”观察再由多位教师合作,分别从成员独立思考状态、组内成员交流情况、小组长组织能力、教师驻组情况、代表反馈质量等进行观察记录。


同时我们要求各教研组根据学科个性、学生年龄特点等采用更多元的观察工具。以语文教研组的课堂观察记录表设计为例,首先将一至六年级语文课堂的研讨重点分别定为写字姿势、课堂动笔、阅读策略、预习单运作、练习单运作、学习单运作等,再由此设计系列观察表,如《课堂写字姿势观察评价表》《课堂动笔观察评价表》等。


 


总之,“六基”充分关注了课堂上每一个学生喜悦、投入、获得意义感的积极成长,努力地将每一节课堂铺垫成幸福人生的精彩积淀。


 


附参考文献:


[1] 沈毅 崔允.《课堂观察——走向专业的听评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0-1


[2] 马丁塞利格曼 (Martin E.P. Seligman) 苏德中 赵昱鲲.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幸福五部曲.浙江人民出版社.2012-11


[3] 泰勒•本-沙哈尔(Tal Ben-Shahar)(作者)  汪冰(译者)  刘骏杰(译者)  倪子君(译者).《幸福的方法: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幸福课》.中信出版社.2013-01


[4]毛放.《小班化教育》.上海教育出版社.2003-01


 

 

首页学会简介学术研究课题管理教师论文教育动态
All Content and Copyright © 宁波教育学会 1998 - 2013 浙ICP备09002432号
所有网页内容版权为 宁波教育学会 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