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处位置※ 教师论文内容页
       
 
v
市教育学会公告
 
       
   
       
 
v  本月工作安排
 
   
     
 
     
 
以 “全人生”思想指导学校审美情趣教育
 
     
 
作者:宁波市教育学会--慈溪市长河镇沧田小学 沈建珍   发表日期:2014-04-17
 
     
 

“全人生”思想指导学校审美情趣教育


            慈溪市长河镇沧田小学     沈建珍


杨贤江是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第一个比较系统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育问题的教育家,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教育的奠基人。在其主要教育思想中,“全人生指导”成了青年教育的理论精髓。他的“全人生指导”教育思想注重青年树立高尚的人生观、培养良好的道德情操、养成健康的身心、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合理地休闲与劳动以及养成良好的审美情趣等。他说:“学校教育之目的,适应完全之人格。”也就是说,他认为学校教育要培养和造就在身心素质方面,即德智体美、知情意行诸方面都十分完全的人。这些穿越历史的洞见,特别是在培养全人格的整体框架中,阐发的独特的审美人格教育理念,在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今天,仍不失其现实意义和前瞻力量。


一、以生为本,培养学生审美情趣的持续提高


杨贤江说:文学描写人间的罪恶,我们要起个决心去洗涤;文学描写社会的腐败,我们要想个决心去改造。他清醒地认识到文艺作品欣赏中审美价值的重要性,认识到文艺中美的愉悦性,及超功利性在审美人格教育中的作用,主张充分发挥文艺功能。他说:古来学者把文艺当作雕虫小技看待,把专心文艺者当作玩物丧志看待。但其实文艺是一种表现人生的艺术,人生范围不就是文艺范围;然而文艺那种兴感的、能打动心坎激动情绪的势力,实在要比别种单诉了理性的大得多;这是我们所不能否认的。所以他认为文艺决非是可有可无的雕虫小技,它能达到人与自然同化的目的,发扬真美,以娱人情,以成人格,以全人生。这与《语文课程标准》在第一部分的“课程的基本理念”中说的“语文课程还应重视提高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的和谐发展。”有异曲同工之妙。


文学作品是社会生活在作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是作家对现实生活进行审美把握、艺术创造的。读者与作家的审美认识过程恰好成反方向,作家是从生活到作品,读者是从作品到生活。正所谓“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现文者披文以入情”(陆机《文赋》)。人们在艺术欣赏中所发生的移情作用,所产生的共鸣效果,会促使人的情感体验得以提升:“好的作家使你看见愚昧,伟大的作家使你看见愚昧的同时认出自己的原型而涌出最深刻的悲悯。”(龙应台)用杨贤江的话来说:“人们看了他们的作品,也能自然而然地发生共鸣作用。”如曹禺先生的《雷雨》中的周朴园,是一个“坏到家了,坏到连自己都不认为是坏人的程度”( 曹禺)的人。在私生活领域,他残忍、自私、冷酷、虚伪,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在社会生活领域,他是一个狠毒、残忍、人格卑下,没有任何仁义和道德可言的反动资本家。在这样一个令人厌恶、令人恶心的人物身上,读者从作者倾注的生活情感和审美情感中,多角度淋漓尽致地感受到了周朴园那丑恶、肮脏的灵魂。


又如,美术欣赏课是美术学科教育教学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目的是培养学生的审美能力和理解能力,提高学生的整体美术素养,发展学生的创造能力和想像能力。在以往的美术教学当中,由于对美术学科的重视力度不够,在美术欣赏课的教学过程中一律都是以教师的讲解为主,学生上课时大部分只是“带着耳朵”听,不用动手也不用动脑,在教师“累”了一堂课下来,学生们还是处于迷糊朦胧的状态里,这样就使得这一堂课不能取得所预想的教学效果,学生的美术审美情趣、欣赏能力并没有明显提高。因而在我们的学校教育中,以学生为本,如何培养学生审美情趣的持续发展是一个非常紧迫而又非常现实的重要课题。


二、引伸扩展,教给学生审美情趣的多样手段


杨贤江认为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就在能够引我们脱却这个虚伪的贪欲的世界,另去欣赏一个真实的清静的所在,以追求为理想。”他说:“从人生目的上看:真、善、美的自身,都是同等的社会文化而为我们心身所要求的;所以‘美’自有它独立存在的价值,决不是为了别种方便才有价值。它的价值,就在使我们能脱离现实社会的束缚,另在一个理想的境地得着喜悦,以扩大人生的活动。”所以学校各科教师在审美教育过程中,要教给学生多样化的欣赏方式和多样化的欣赏手段,力尽可能地避免教师在课程教学当中的讲解空洞和枯燥,避免学生被动地听、被动地感受,这样能使得各项审美教育活动生动化、艺术化。


例如小学六年级下学期手工制作课《彩色纸筒人》一课。其制作的方法可以有多种,例如1:先做筒体,在剪贴五官,最后装饰,美化。2、现在制作筒体的纸上剪贴好五官,然后再做成筒体,最后装饰和美化。两种方法都能做成纸筒人,但效果不一样,第一种、如果先做筒体,那么在剪贴五官的时候就容易损坏筒体,而第二种方法,就不会损坏筒体,但五官的位置较难掌握。但是如果方法得当,也并不难,例如:先把纸张试着折成筒体,但不粘牢,然后用铅笔轻轻的确定五官的位置,接着剪贴。这样就能较容易掌握人物形象的整体效果。除此之外,还要注意用什么工具去制作,如:剪贴五官,如果是挖空,那么就可以用“剪”和“刻”,而“剪”,又有不同的剪法,如1:直接从中间戳破,再剪向两边。2:把眼睛部分对折,再剪去。而“刻”,可能效果更好,但对一般的学生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力度和刀片的锋利程度都影响刻的效果。同时也存在一定的不安全因素,如:可破手、划破东西等,但这些也是培养学生良好习惯的有效方法。所以,在教学中教师不但要知道哪一种方法好,而且还要引导学生自己去发现好的方法,运用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和工具去制作。那么在注重程序的同时,更要注重程序的严谨性,因为只有认真的去做好其中的每一步,才能保证工艺品的完美性,才能让学生形成良好的习惯,真正的提高学生整体的素质。


三、 与时俱进,培养学生审美情趣的终身发展


杨贤江先生曾经大声疾呼:学生生活应当作彻底的改造!而改造学生生活首先应对中国的学校教育加以彻底的改造。改造的方针是:“第一,要有整个的圆满的人生活动,凡是在满足人生向上发展的需要上所不可少的,都应具备;第二,学校课业要与身心要求及社会环境相适应;第三,教学两方要有共通的目标与统一的进行;第四,学习不仅限于课本与课堂,要打破课内与课外的区别;第五,教育不可脱离社会独存,要消除校内与校外的界限。”他旗帜鲜明地提出:“我们要反对……而代之以‘指导全人生’的教育”。


杨贤江的“全人生指导”思想,是在借鉴吸收了近代中外教育家关于“全面发展理论”基础上的创造性主张。他不是孤立、静止、零碎地讨论教育问题,而是把教育的对象——人作为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着的整体,从教育的本质,培养的总目标出发,从整体性与综合性上揭示了德、智、体、美、知、情、意、行之间的相互影响与不可分割的关系。从纵向看,它强调了教育的继续性、终身性。是既指导学生的校内生活,又指导学生的校外生活;既对学生的今天负责,又对学生的未来负责的教育。是时时刻刻都有,乃至终其一生都连续不断的教育。从横向看,他强调了教育的整体性,是方方面面都有的教育。教育者应责无旁贷地担负起从人生观、政治思想、道德品质、心理、意志到求学、择业、社交、恋爱、健康卫生、生活起居、兴趣爱好等的价值取向与基本素质全面指导的责任。


审美教育也是贯穿人一生的终身教育。审美不仅在于欣赏和享受,更能开阔人的眼界,充实人的心灵,提高人的素养,是整个民族的精神品质。因此,如何与时俱进,培养学生高尚的审美情趣,促进学生的审美情趣的终身发展,展现出良好的人性魅力也成为当今素质教育刻不容缓的课题之一。


一个人不论做什么事,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显示他的文明礼仪、个人修养,因此培养学生良好的礼仪姿态美是十分重要的。为培养小学生养成良好的仪表美的习惯,首先就要从课堂上渗透美的教育。通过情景性极强、充满语言魅力的语文教学,感悟美的神秘;通过视觉影响,冲击力强的艺术课堂来熏陶人的心灵;通过亲身参与、实践的体育课,塑造美的外形……但更为重要的是让学生明白,仪表美是心灵美的外在表现。想要得以展现出心灵美,我们必须要在仪表中下功夫。例如,一年级的小朋友还是刚脱离父母的温柔保护下的孩子,学校通过审美教育告诉他们:自己整理的衣帽,是穿着整洁的仪表;定期清洗的衣物,是讲究卫生的外表;简短和整齐的发辫,充满朝气的笑容,是阳光少年充满生机的仪容。因此,加强学生的仪表美的培养,让学生由浅入深、由外而内的对美有所感悟,有了美好的仪表,何愁不会塑造展现美的英才呢!


又如“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是对学生体态美的最基本的要求,所以要培养小学生正确的身体姿态就要从站、坐、行、卧的姿势入手。利用各种插图及示范认识正确的站、坐、行、卧姿势;通过体育健康课的教学,使学生了解正确的姿势对身体健康的好处;在健康课的教学的基础上结合体育训练课的反复练习,从而培养学生正确的体态姿态。 


杨贤江的“全人生指导”理论体系,兼收并蓄了中外教育家们的理论精华,并秉承了一部分传统教育中的优秀因子,其中的文艺审美对人格的培育是功利性与非功利性辩证的统一,具有密切联系生活而又能超越现实的特质。我们用他的“全人生指导”的教育思想,来指导作为学校人文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审美教育,将会有助于提高学校审美人格教育的品位和素质教育的效能,更能促使学生审美情趣的终身持续发展,促进学生“圆满人格”之形成。


 


 

 

首页学会简介学术研究课题管理教师论文教育动态
All Content and Copyright © 宁波教育学会 1998 - 2013 浙ICP备09002432号
所有网页内容版权为 宁波教育学会 所有